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伪装成日记的相册

我是一个懒虫,不愿意多写字。有照片就够了……

 
 
 

日志

 
 

老文重发——犁剑随想  

2010-11-28 12:08:49|  分类: 随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很久没有写过blog了,一时也懒的写新的。正好找到篇以前写给《兵器知识》的文章,发出来充充门面吧……

 

 

犁剑随想

    国家的力量,包括了“犁”与“剑”两个方面。犁,是国家存在的物质基础;剑,则是犁能够平稳前行的保障。对于国家的稳定、健康发展而言,两者的发展需要协调一致,任何一方的偏废,都会带来悲剧性的结局。长时间的有犁无剑或是犁强剑弱,则一切收成最终会成为“为他人做嫁衣裳”——就如同晚清的中国;而长时间的有剑无犁或是剑强犁弱,则会使剑无所倚仗,即使能够强盛一时,最终也会气竭而衰——恰如历史上诸多穷兵黩武的国家。

犁与剑的关系,在不同历史背景、不同技术背景下,有着不同的表现。

 在人类历史的早期,“犁”不成犁、“剑”不成剑的原始社会渔猎时代,生产工具与武器基本上是合而为一的。一根大棒、一把石斧,既可以敲破猎物的脑壳,同样也可以敲破敌对部族成员的头颅;而一副粗糙的弓箭,既可以射穿猎物的咽喉,也可以射穿敌对部落成员的心脏。所以,在这个时代,无所谓兵民之分。以当时的生产力来说,也很难养的起成群的不事生产的军人。

而到了“犁”的大部分内涵只是犁、“剑”的大部分内涵只是剑的农牧时代,虽然专用于生产的生产工具与专用于杀戮的兵器已经分化开,但是犁与剑在技术上仍然基本相通。不过,尽管能够制造出可用的犁,就能够制造出堪用的剑,但是从使用者的角度来说,虽然能够挥舞锄耜耒镰,就能够挥舞剑戟戈矛,但是要想更加有效的发挥出专业兵器的威力,就需要有一定的专业技能。在这样的技术背景下,很自然的就出现了各种平战结合的古代兵制。比如中国上古时代的普遍征兵制、古代的军户制/府兵制,再比如古罗马的征兵制。这些兵制,共同的特点在于,军队的成员在和平时期从事生产并进行一定时间的作战训练,战时则武装成为军队投入作战。

随着技术的发展,兵器的制造技术以及运用技术都在不断的进步、发展,还出现了许多专业性更强的技术兵器。无论是中国古代的军阵,还是古罗马的重步兵方阵,抑或是弩、投石车等技术兵器的运用,都对专业性技能有着越来越高的要求。于是,专业于作战的职业化常备军的出现成为必然,“犁”与“剑”彻底的分道扬镳。

 历史不断走向现代,“犁”与“剑”的内涵随之不断扩大。虽然有很多技术的专用性越来越强,但是大部分技术仍然是可以犁剑通用。由于“剑”对于技术的要求比“犁”迫切的多,所以许多技术都是首先服务于剑,一段时间之后才会服务于犁。作为现代社会存在基石之一的电脑以及互联网,就是最典型的范例——最早的电脑是用于计算火炮弹道,而互联网的前身是用于军事通信,可自它们诞生后1/3个世纪的时间里,它们成为现代社会存在的基石,渗透进了社会的每一个方面。如果失去它们,我们整个文明或许就真要“一夜回到解放前”了。

当然,在任何时候,“犁”能够供养的“剑”终究是有限的。而且,越是锐利的剑,需要越多的犁去供养。尽管在“剑”不断发展的同时,“犁”也在不断发展,但是这个趋势并没有改变。甚至,由于“剑”的发展比“犁”更加超前,所以这个趋势还变的更加强烈。秦朝,2000万总人口养80万常备军(守五岭50万,防匈奴30万。数据出自范文澜著《中国通史简编》),占总人口的4%。明朝不到1亿人口养200多万常备军,占总人口的2%(这中间,军屯制度功不可没)。解放初期,4亿5000万人口养540万解放军,常备军占总人口1.2%。而现代,中国总人口13亿,常备军即使算上武警,也不过300来万,只占总人口的千分之二。

不仅中国是这样的趋势,其他国家同样也是如此。王政末期的古罗马,总人口不到300万人,但是有差不多18万的常备军,占了总人口的6%以上。到了共和后期帝国初期,总人口上升到500万人,常备军人数约15万,占总人口的约3%(注1)。而到了现代,世界各主要大国,美国是3亿总人口养150万常备军(占总人口千分之5)、俄罗斯是不到1.5亿人口养大约130万常备军(千分之8.6)、英国是6000万总人口养大约21万常备军(千分之3.5)、法国是近6400万人口养大约32万常备军(千分之5)、德国则是8500万人口养大约40万常备军(千分之4.7)……

常备军占总人口的比例有如此大的降低,一方面当然是因为世界的总体形势是和平而不是战争,不需要那么多的武装力量。不过很重要的原因也是因为养兵实在实在太花钱了。自从进入机械化战争时代起,技术在战争中的重要性飞速增长,而“高技术”在多数时候往往也就意味着“高成本”。尤其是某些军兵种,“身价超过同等重量的黄金”这样的说法也不完全是虚妄之语。以至于象美国这样的款爷也不可能敞开了大养特养,最后只得缩减规模,提高质量。

然而有的时候,质量并不能完全取代数量。在有些时候有些地点,10根木棍说不定比1柄钢剑更有用。所以职业化军队并没有彻底取代平战结合的兵制,在多数时候,作为职业化常备军的有益补充,屯田制这样的犁剑一体的兵制往往与常备军并存。这一现象甚至一直延续到机械化时代(比如上世纪50年代的新疆建设兵团)。而平则为民、战则为兵的预备役、后备役力量是任何一个现代国家都不可或缺的力量。民兵、国民警卫队这样的半军事组织,也一直存在于绝大多数国家的武装力量序列中。

 到了科技时代、信息时代的今天,一方面“剑”的成本日益高涨,另一方面“犁”的技术水平也在飞速进步。对于“剑”的数量与质量的双重需求,加上犁剑协调发展的要求,迫使两者在技术上重新相互走近。在成熟的军用技术逐步向民用领域扩展的同时,成熟的民用技术甚至民用技术标准也越来越多的向军用领域渗透。不仅是技术,甚至是民用装备、民间人员也越来越多的进入到“剑”的领域中。这些方面的例子举不胜举。

比如军用舰艇的建造。众所周知,军舰的建造通常有专门的军用标准,与商船的商用标准有相当大的差别。可是,由于成本的缘故,现在也出现了按照商用标准建造军舰的趋势。尤其是直升机航母、登陆舰等更多偏重于支援任务的舰艇。比如英国的海洋级直升机母舰、西班牙的伽里西亚级两栖登陆舰、法国的西北风级两栖登陆舰、美国的圣安东尼奥级多用途两栖船坞运输舰,在建造时都是大量甚至全部采用的商用标准。而这么做的优势也很明显:不仅降低了建造成本与全寿命使用成本,而且还有更高的可升级性。尽管在抗损性以及航速等方面很可能比不上按照军用标准建造的舰船,但是作为始终在主战舰艇保护下执行任务的支援性舰艇,这并不算什么大问题。

民用、商用技术以及技术标准向军用领域的这种渗透,并不仅仅体现在一艘两艘舰艇上。在冷战已经结束,装备开发原则从“合理开支范围内达到最高性能指标”变成“在限定经费内达到预期可能的最高性能”的背景下,民用以及商用成熟技术向军用领域的渗透是成系统、整体性的进行的。美国率先提出的“可承受性”概念正是最精炼的总结。而前面所说的那些按照商用标准建造的舰艇,只不过是具体的体现而已。仍然拿美国来说,对于商业流行技术(COTS)的运用远远超过了一两艘舰艇的水平。一直为人津津乐道的宙斯盾系统,同时也是积极结合商业技术的先行者。通过大量采用高性能商用设备以及更新的系统结构,在不增加或少增加开支的情况下,大大提高了关键性能,增强了作战能力。

采用商业标准、采用商业设备还只是发展趋势之一。另一个趋势,就是直接将民用装备拿来军用。

这其中,最初级的做法是军事动员或者说征用。征用,可以说贯穿了人类的整个战争史。古今中外的历次战争中都能够看到民夫以及各种民用装备的影子。譬如商船,早在地理大发现时代之前,商船就一次又一次的出现在军事行动中。现代的军事行动中更是出现的越来越多,1982年的马岛海战,英国的后勤船只有80%是直接征用的民用商船,动员的民船总吨位达到了上百万吨。1991年的海湾战争,美国海运司令部动用了70多艘第一预备役船只,另外还租用了282艘商船确保后勤。而2002年的伊拉克战争,更是征用了100多艘包括油轮、散货船、滚装船等在内的商船运送各种物资,而绝大多数物资,都是由民船完成的运输。在这方面,我们国家也并不算太落后。由于我们登陆力量相对薄弱,所以在解放伊始的攻台预案中就有征调民船实施登陆作战的内容。这甚至可以说是我们的传统:从百万雄师过大江,到解放海南岛,再到强袭金门岛,都是大量征发民船实施登陆作战的典型战例。

不过,直接征用毕竟只是初级做法。因为民用就是民用,很多地方都是无法符合军事需求的。所以,在此基础上,更进一步做法,是在民用装备的建造过程中就有意识的介入其中,为将来可能的军事征用做好准备。这方面做的最好的,恐怕应该要属英国了。海上帝国的传统,使英国对于商船的地位格外重视,甚至直接说出了“民用船只是皇家海军的生命线”这样的话。英国的《商船法》中规定了新建造民船的设计必须保证“在国家处于紧急状态时能方便、迅速地改造成适合国防需要的军事运输和支援舰船”,达不到这一要求,则不允许出厂。为了确保这一政策的实施,英国在商船建造过程中就实施军事审核,而对于因此导致的成本上升(为了部分符合军用需求,这是必然的),则由政府实施造船差额补贴,给予一定的经济补偿或提供一定的优惠政策。这种做法的结果显而易见:马岛战争中,英国平均每艘民船的改装时间只需要72小时。甚至奇迹般的在10天内把商业集装箱货船改装成了带有机库和简易航管设施,可以起降直升机和AV-8的简易航母,用于护航。

不仅是英国,其他的主要大国也都有很多民船改装后成为军用的例子。比如美国利用民用的轻型运输船改装出了普韦布洛级电子侦察船、俄罗斯则用拖网渔船改装成电子侦察船。而在二战期间,更是有利用拖网渔船装上声纳充做猎潜艇进行猎潜作战的战例。对于海军力量并不算很强大的中国,这也许是一条不错的发展思路:各种面向国内销售的民船在设计建造时就进行军事审核,为加装各种指挥控制系统、自卫系统、拖曳声纳等预留好空间以及承重余裕,一旦开战就可以快速改装成军用船只。车辆渡轮可以改成登陆艇、滚装轮可以改成大型登陆舰、有大面积露天甲板的货轮改成直升机母舰、带有自卸设备的货船以及大型渔船改成补给舰、拖网渔船改成侦察/猎潜船……虽然犁不是剑,不过犁为剑用似乎也不失为低成本的提升剑的效能的良好手段之一。

正如前面举的例子,犁为剑用,在船舶上体现的尤为明显。但是这绝不意味着其他领域就不存在这种可能性。军民两用技术原本就覆盖了各个方面。机动车辆、加密通信技术、航空器……无一不是既有犁的一面也有剑的一面。甚至诸如食品的常温长时保鲜这样的技术,也是可以军民两用的——既可以在军用野战口粮上,也可以用在普通食品上。

前不久中央电视台播放的一档新闻节目中曾经播过这样一条新闻。解放军某部想开发一套计算机化作训系统,于是从部队中抽调技术尖子,投入不少资金,开发了一年多时间,结果没能成功。后来有一次,这支部队的领导外出办事,偶然结识了某研究所的一个工程师,结果发现他们开发了一年多却无成果的东西,原来早就有了成熟的技术。于是在这个研究所的帮助下,只用了一个月的时间,就建立起了整套作训系统。在新闻中,这条是被作为军民联合共建的正面事例报道的。但是在笔者看来,这却是一个比较危险的信号。因为这一事件说明,我们的“犁”与我们的“剑”至少在某些方面出现了过于隔绝的现象。对于国家而言,犁与剑是相互支撑的结构,两者各自有各自的体系是不假,但是两个体系之间必须应该有足够的相互交流,这样才能够避免2个体系对于技术的重复开发,节约资源,提高效率。而这个新闻恰恰是反应了这一机制的缺乏。假设一下,如果能够有这样一个机构,它附属于国家技术转移中心,但是同时接受军队与政府某些职能部门(比如专利局)的双重管辖,当军方的某个单位需要开发某些不是特别敏感的系统的时候,可以首先通过上级向这个部门提出技术支持请求,然后这个部门组织专家组进行分析,看需要什么样的技术,如果有现成的技术就直接牵线搭桥让技术所有人与军方的联络人联系,如果没有现成技术,就推荐该领域比较领先的若干研究机构与军方联络人联系。这样一方面能够促进技术的实用化,另一方面也能够避免出现前面说的那种盲目重复开发的现象。更进一步的话,这样的政府机构不光可以为军民之间牵线,同样也可以为民间牵线。而与现有的国家技术转移中心稍有不同的是,它的技术来源不仅是国家投资开发的技术,也包括民间各企事业单位甚至个人投资开发的各项技术,任何法人或自然人都可以付出少量登记费用后把自己所掌握的自认为有价值,并且通过了专家组审核的技术添加到这个机构的数据库中以备调用——当然,各企业有各企业的技术机密,对于技术机密不可能要求所有企业都向这个机构公开,只要知道这些技术是做什么的、能达到什么效果,也就可以了。这样一个机构的存在,相信能够大大的增强对于技术资源、技术力量的利用效率,避免盲目开发导致的资源浪费。

 正如篇首所说,国家的力量,包括了“犁”与“剑”两个方面。犁,是国家存在的物质基础;剑,则是犁能够平稳前行的保障。如何让剑更好的保卫犁以及犁下的土地,如何让犁更好的维持剑的锋锐,在任何时候、对任何国家都是个必须正视的话题。作为一个公民,自然是希望自己的国家任何时候都有最锋利的剑与最结实高效的犁,因为唯其如此,才会有真正的强国之姿。

 

注1:需要提一句的是,在马略军事改革之后,罗马军队发生了很大改变。轻装步兵和骑兵完全由外族(也就是仆从国)以及行省居民担任,罗马公民只当重装步兵。所以,这里所说的“人口”,仅指罗马公民以及自由民;而“常备军”仅指罗马军团。罗马内战期间,曾达到过近百个军团,其中仅恺撒派控制的军团数就达到60个。不过在罗马内战结束,罗马帝国建立后,屋大维将军队精简了不少,只保留了最精锐的25个军团作为常备军。按照罗马军团的编成,25个军团的总人数大约在15万左右(罗马军团原本是每个军团4000到4500人,不过屋大维在精简的时候把军团规模扩大到了6000人)。

  评论这张
 
阅读(13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